Notice: Undefined index: group_show in C:\wwwroot\kuwang.net.cn\module\article\show.inc.php on line 7
為了氣荒不再上演,中國將開啟千億級儲氣庫市場_新聞動態_資訊中心_中國能源智庫網
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中心 » 新聞動態

為了氣荒不再上演,中國將開啟千億級儲氣庫市場

   日期:2018-03-29 來源:中國能源網作者:仝曉波瀏覽:3054評論: 0
核心提示:近日,一份由國家發改委牽頭編制的名為《加快儲氣能力建設責任書》的征求意見稿在業內引發了廣泛關注和討論。意見稿要求2020年底前,上游氣源企業要形成不低于年合同銷量1

       近日,一份由國家發改委牽頭編制的名為《加快儲氣能力建設責任書》的征求意見稿在業內引發了廣泛關注和討論。意見稿要求2020年底前,上游氣源企業要形成不低于年合同銷量10%的儲氣能力,城市燃氣企業和不可中斷大用戶則要形成不低于年用氣量5%的應急儲氣能力,同時督促各?。▍^、市)人民政府力爭在2019年供暖季前,形成不低于保障本區域全年日均3天需求量的應急調峰能力。
  業內人士測算,該政策如落地,將催生一個總投資額高達數千億元的儲氣調峰建設市場。
  據記者了解,在天然氣持續高速發展與區域性、季節性氣荒并存的當下,加速提升儲氣調峰能力已成業界的共同呼聲,部分飽受氣荒之苦的省份甚至已開始自我施壓,將提高天然氣應急調峰能力列為政府重要工作。但企業人士普遍認為,盡管大幅提升儲氣能力已成大勢所趨,若配套支持政策不到位,按時按量達標壓力巨大。
  強力“藥方”
  今年兩會期間,國家發改委主任何立峰就曾表示,我國將按照市場化、法治化的原則穩步推進儲、供氣能力和管網建設。“爭取在較短時期內達到供應本地區,特別是本城市10天左右的儲氣能力。同時要下更大力氣建立2億方左右的調峰機制,其中1億方調峰能力建設由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等主要供氣企業完成,另1億方要落實到地方。”
  有業內人士向記者解釋,2億立方米的調峰機制是國家按照冬季高峰日用氣量20%的比例確定的。“2017年冬季我國最高日天然氣消費量已超過8億立方米,考慮正常需求增長,預計今年采暖季最高日消費量將突破10億立方米。”
  記者在采訪中獲悉,目前全國超過80%的?。▍^、市)已與國家發改委確定了需承擔的調峰任務,尤其是那些去年經歷嚴竣氣荒之苦的地區更是積極響應發改委號召,將應急調峰能力的建設擺上重要議程。
  “相較于之前的政策文件,意見稿釋放出一個強烈信號,即現在國家分配給地方的調峰任務量將大幅提高,而且還要列入各市的年度考核。我們更是自我加壓,在意見稿的基礎上加碼,要求各市以全年最高日需求量為基礎完成應急儲備任務,并納入政府的年度考核。”一位地方發改委人士告訴記者。
  另據記者了解,國家發改委的強力政策雖已在大部分省份進入加碼落實的階段,全國最大、全球第二大天然氣消費城市北京卻為此犯了難,后者也是目前仍未與國家發改委確定調峰任務的少數地區之一。記者從北京燃氣集團獲悉,作為北京市惟一的管道天然氣運營商,該公司2017年天然氣供應量達到近154億方,全年日均供氣近4200萬方,日高峰氣量達1億方左右。“如果按高峰日用氣量的20%確定應急調峰能力,北京至少需具備3天2000萬方的應急調峰能力。但北京目前給國家發改委承諾的應急調峰氣量只有800萬方,兩個數字差距懸殊,完成難度截然不同。”一位接近北京燃氣集團的人士對記者說。
  投資盛宴
  國家強力推動儲氣調峰能力建設與我國天然氣消費量的持續快速增長有直接關系。
  在持續高壓的環保政策驅動下,2017年我國天然氣消費量攀升至2352億立方米,同比增長17%,增量超過340億立方米,刷新了我國天然氣消費增量歷史紀錄。有機構預計,力度持續不減的“去煤化”將促使未來幾年國內天然氣需求保持10%以上增速,期間國內天然氣供應將維持吃緊態勢。
  繼2017年全國完成578萬戶煤改氣、煤改電之后,環保部日前表態,2018年北方地區清潔能源改造工作預計將完成煤改氣、煤改電400萬戶,加快淘汰10蒸噸及以下燃煤小鍋爐,并全面啟動城市建成區35蒸噸及以下燃煤鍋爐淘汰工作。
  “預計今年全年天然氣消費增量將在250億—300億立方米之間,冬季天然氣供應必然延續緊張態勢。在旺盛需求的刺激下,基礎設施大干快上是必然。”天然氣專家楊建紅說。
  在此之前,國家發改委等十三部委去年發布的《加快推進天然氣利用的意見》已提出,支持承擔儲氣調峰責任的企業自建、合建、租賃儲氣設施,鼓勵企業從第三方購買儲氣調峰服務,放開儲氣地質構造的使用權,鼓勵各方資本參與建設和運營。接受記者采訪的業內專家一致認為,《加快儲氣能力建設責任書》一旦落地,必將掀起國內儲氣調峰設施的建設高潮。
  “按產量加進口量計算,目前中石油的儲氣能力大概在7%。根據中石油現有規劃,隨著天然氣市場規模持續擴大,到2020年估計仍將維持7%左右的儲氣能力,而要達到10%的水平,還需增加百億級以上的投資。”中國石油勘探開發研究院地下儲庫研究所書記丁國生說。
  而對燃氣行業而言,“在2017年天然氣消費總量中城燃占比32.5%,約750億方,要在2020年前實現5%的應急儲備能力,需要配套建成37.5億方的儲氣量?,F在1萬方水容積的LNG儲配站儲氣量相當于600萬方氣態天然氣,需要建設投資約3億元,而要滿足37.5億方的儲氣要求,則需要建設約750個站,總投資在2150億元以上。”有燃氣行業權威專家向記者分析指出。
  “據我掌握的信息,社會資本已躍躍欲試,目前它們主要青睞LNG接收站和LNG儲備站。此外,小而快的鹽穴儲氣庫也可能會成為社會資本首選的儲氣調峰投資對象。”楊建紅說。
  達標不易
  不過,要在短期之內兌現如此規模的投資,進而完成意見稿中提出的目標并非易事。
  “城市燃氣要達到5%的儲氣能力,在操作層面十分困難,5年內難以實現,海量投資只是困難之一。”上述燃氣行業權威專家對記者說。
  如一個1萬方水容積的LNG儲配站需占地100畝,750個站就需占用建設用地7.5萬畝。即便不考慮立項、選址、審批、征地拆遷等因素,每個站僅施工周期就得3—4年。有燃氣界人士指出,在當前城市用地十分緊張,中央又嚴禁占用農業耕地的情況下,要在城市周邊形成較為密集的小型儲罐群,勢必增加城市安全管理的難度和風險。不可中斷大用戶如果全部建設儲氣設施,將大量增加安全隱患源,不僅增加安全監管難度,還會導致低效投資。
  除此之外,上述專家進一步分析指出,建設儲氣設施需要一定的地質和地理條件,而我國相關資源不足,且城市燃氣行業也不具備這方面的專長。城市燃氣企業普遍規模小、資金積累少、貸款成本高,而儲氣設施建設投資巨大,勢必導致供氣成本增大、售氣價格急劇上升,這意味著分散的、小規模的燃氣企業只能選擇小型LNG儲罐,其建設成本將明顯高于儲氣庫。“建設成本和運營管理費用最終都會反映在終端氣價上,這需要各級政府的在土地、規劃、稅收、安監等各方面的政策統籌配合,而這也不是短期內就可以協調解決的。”
  對此,陜西燃氣設計院原院長郭宗華提醒,應該用專業的手段解決專業的問題,解決天然氣冬季調峰問題需分工負責、有序中斷有機結合,不宜“大干快上”。
  另有中石油人士指出,季節性供需不平衡問題,不僅僅是儲備問題,市場機制也要發揮作用。“僅靠巨大的儲備設施來解決季節性供需短缺問題會造成很大浪費,還會錯失解決問題的良機。”
  社評:儲氣調峰不應再是“強制”義務
  伴隨著供暖季接近尾聲,歲末年初的那場波及全國、史無前例的氣荒隨之劃上了句號,但關于氣荒成因及其解決之道的熱議仍在繼續。業內普遍認可的觀點是,作為調節天然氣供需平衡的“中樞”,當前我國天然氣儲運基礎設施建設明顯滯后于“供需兩旺”的天然氣生產和消費需求增長,成為2017年天然氣迎峰度冬的明顯短板。而這塊短板如不盡快彌補,天然氣產業的持續健康發展只能是“紙上談兵”。
  縱觀歐美發達國家成熟天然氣市場運營經驗,以必要的應急調峰能力平抑季節性消費差異,是天然氣產業可持續發展的必要保障。當前全球天然氣調峰應急儲備能力平均水平超過10%(占年消費總量的比例),中國只有約3%。按國際經驗,當天然氣對外依存度達到或超過30%,相應地下儲氣庫工作氣量就需超過消費量的12%。2017年我國天然氣對外依存度已高達39%,且隨著我國天然氣消費規模持續擴大,此數字仍將快速上升。加之管網設施能力建設滯后導致LNG接收站應急調峰作用難以充分發揮,氣荒的大規模發生成為必然。在此背景下,強推儲氣能力建設已成必須之舉。
  從近期官方人士在公開場合的表態,以及《加快儲氣能力建設責任書》征求意見稿中透露的信息看,力求明確各方責任劃分,以行政手段強力干預仍是當前決策層解決儲氣調峰問題的主要手段。
  問題在于,當致力于還原能源商品屬性的市場化改革遇到以降成本、保民生為約束的行政命令,政府和市場該如何扮演好各自角色?單純依靠行政指令型的任務分配,能否調動各方投資的積極性,進而實現既定政策目標?測算中的數千億元投資資金又從何而來?
  解決天然氣季節性供需不平衡的問題離不開儲氣調峰能力建設,而要解決儲氣調峰能力大幅提升所需的海量投資,市場化的力量不可缺位。在天然氣行業強調深化市場化改革的當下,要攻克儲氣調峰這一影響天然氣行業未來發展的大難題,首先應讓市場手段和行政指令各司其職、優勢互補。政府需要在“行政指令”層面盡可能創造良好的政策環境與市場條件,以提升各市場主體的積極性,并廣泛動員社會力量,參與到天然氣大發展中來,而不僅僅是派發任務。
  具體到儲氣調峰能力的提升,現階段應鼓勵社會資本在“三桶油”已建接收站內增建大型儲罐,或介入地下儲氣庫的投資。如此一來,既可解決儲氣設施的不足,又能緩解“三桶油”的資金壓力。在這個過程中,破除社會資本進入季節調峰儲氣設施的體制和機制障礙必不可少。在加快管網建設的同時,不僅要實現天然氣管網在物理上的“互聯互通”,更要實現機制上的“互聯互通”,從而解決社會資本運營的儲氣設施如何既能“進的來”,又能“出的去”的問題。此外,還應建立健全儲氣調峰價格疏導機制,從而保障企業投資的合理收益。最后輔之以必要的行政和法律約束手段,確保各責任主體的儲氣調峰責任履行到位。
  政府應該為建造儲氣庫創造條件,但不應強制企業建庫。建設儲氣調峰設施也不應再是強壓在企業身上的、“不情愿”的義務,而應是增強企業競爭力的重量級砝碼。未來,天然氣市場的競爭不僅僅是價格和銷量的競爭,保供能力也應成為影響企業競爭力的重要因素?;诖丝紤],我國要想切實提升儲氣調峰能力,簡單地分配任務、“大干快上”不可取,賦予責任主體履行責任的合理手段,才能“對癥下藥”、“藥到病除”,否則就是“急病亂投醫”,不僅會造成資源的巨大浪費,更會錯失解決問題的良機。
 
打賞
 
更多>同類資訊中心
0相關評論

推薦圖文
推薦資訊中心
點擊排行